微信平臺搜索[資本邦]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首頁 · 百科 · 正文

武漢病毒所申請瑞得西韋新用途專利值得肯定

導語在全國全力抗擊肺炎的背景下,任何與治病良藥相關的消息都牽動人心,2月4日武漢病毒所發布的一則與抑制病毒藥物篩選方面的消息就引來眾多關注。也有網友對武漢病毒所申請藥品用途專利的行為和目的存在質疑。

國浩律師事務所 · 2020-02-07 · 瀏覽19121

  在全國全力抗擊肺炎的背景下,任何與治病良藥相關的消息都牽動人心,2月4日武漢病毒所發布的一則與抑制病毒藥物篩選方面的消息就引來眾多關注。也有網友對武漢病毒所申請藥品用途專利的行為和目的存在質疑。本人趁著禁足家中寫篇小文,談談一己之見。

  一、引發爭議的消息是什么?

  準確理解被評價的對象,是開始評價的正確“姿勢”。武漢病毒所官網首頁科研進展欄目刊登了《我國學者在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一文,簡單歸納起來有三點內容:

  1. 武漢病毒所“在抑制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發現瑞得西韋和磷酸氯喹能在體外有效抑制新型冠狀病毒,并以此為題發表在《細胞研究》上。

  2. 對在我國尚未上市,且具有知識產權壁壘的藥物瑞得西韋,武漢病毒所依據國際慣例,從保護國家利益的角度出發,在1月21日申報了中國發明專利(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并將通過PCT(專利合作協定)途徑進入全球主要國家。

  3. 武漢病毒所聲明,如果國外相關企業有意向為我國疫情防控做出貢獻,雙方一致同意在國家需要的情況下,暫不要求實施專利所主張的權利,希望和國外制藥公司共同協作為疫情防控盡綿薄之力。

  其中,武漢病毒所在1月21日就瑞得西韋可以用于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申請中國發明專利引發眾多質疑。如在瑞得西韋藥品已經申請專利的情況下,武漢病毒所能否對其抗新型冠狀病毒用途再申請專利,該專利申請能否獲得授權,武漢病毒所申請專利的用意何在等。

  二、武漢病毒所申請藥品用途專利錯了嗎?

  如果還是歲月靜好,我想武漢病毒所申不申請專利,申請何種專利可能都不會有這么多人關心。特殊時期又加上雙黃連事件及其引發的幕后猜想,導致武漢病毒所這次專利申請很難不引起質疑。實際上,不管質疑以何種方式進行,歸根結底都要回答好以下幾個問題。

  1. 申請藥品用途專利有問題嗎?

  武漢病毒所就瑞得西韋抗新型冠狀病毒申請專利有問題嗎?尤其是在瑞得西韋并不是其發明的情況下。即便這個藥不是武漢病毒所發明的,已知藥品的新用途發明都是專利法的保護客體,在中國是,在美國也是。通俗點講,就是可以申請專利,可以獲得專利法的保護。而且對于已知產品的新用途專利秉持的原則是,誰發現誰先申請就歸屬誰。

  有些人不解,這怎么可以獲得專利,這對產品發明人不公,是不是搶了藥品發明人的成果。實則不然,以藥品為例,首先發現某些藥品的新用途并非想象中那么簡單,這需要大量研究、觀察、試驗,是有投入的。其次在原有用途之外發現新的用途對整個社會都是有利的。比如說,阿司匹林,原來用途是治療風濕性關節炎,但后來發現它還可以用來治療心肌梗死等。

  回歸到武漢病毒所,發現瑞得西韋具有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需要做大量試驗和分析,結論來之不易。作為一項科研成果,武漢病毒所申請專利無可厚非,不存在竊人之功,即所謂搶注的問題。

  2. 現在評估授權前景是否妥當?

  很多文章指出,武漢病毒所申請的這件抗新型冠狀病毒用途專利不具有授權前景。主要理由是,瑞得西韋的研發方吉里德科學公司在先申請的相關專利(也包括在中國申請的專利)已經披露了該藥品可用于治療冠狀病毒。

  對此,本文認為,首先武漢病毒所提交的專利申請文件尚未被公開,對其技術方案目前尚不清楚;其次目前對于2019新型冠狀病毒也并未完全搞清楚,相關研究還在進行中。在此情況下,評估武漢病毒所的該件專利申請能否授權為時尚早。

  此外,專利審查本身充滿不確定性。比如說,發明專利申請要想獲得授權必須要具有創造性。什么是創造性,我國專利法規定得很長。通俗點說,就是專利方案相對于現有技術是非顯而易見的。雖然在審查實踐中已經積累了大量的審查規則和經驗,但不可否認專利審查主觀性依然很大。

  因此,在專利正常申請(與非正常申請相對)中,申請人在申請專利時一般很難準確判斷出授權前景。如果以專利授權前景評判武漢病毒所專利申請行為的正當性明顯是不恰當的。

  3. 武漢病毒所如果不申請該專利會怎樣?

  如今武漢病毒所申請該專利受到了很多質疑,但試想如果他們沒有及時申請該專利可能會面臨什么后果?

  首先,2019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始自中國,中國是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的主戰場,也是相關抗擊藥品的最大需求地。而關于瑞得西韋可以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或應用并非中國一家在做。2020年1月31日,《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發表了一篇美國使用瑞得西韋治愈一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文章。2月2日,瑞得西韋(Remdesivir)的研發方吉里德公司在一份聲明中指出,瑞得西韋(Remdesivir)針對其它冠狀病毒的有效數據給了大眾使用它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希望。

  如果武漢病毒所沒有在發現瑞得西韋新用途后及時申請專利,極有可能會被瑞得西韋的制造商或者域外其他機構搶先申請。屆時一旦這些專利進入中國并獲得授權,中國在使用瑞得西韋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時將不得不受制于人。因為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對于專利申請采取的是“先申請制”,而非“先發明制”。也就是說,專利授權給最先申請的人,而非最先發明出來的人。而且一旦獲得專利權,未經專利權人同意,任何人都不得實施該專利。由此可見,武漢病毒所申請該用途專利可謂意義重大,避免了域外主體在我國布局該用途專利的風險。

  其次,如果武漢病毒所申請的用途專利最終獲得授權,而且保護范圍嚴密,則有可能與瑞得西韋的制造商達成專利交叉許可,從而大大降低我國使用瑞得西韋藥品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成本。因為,一旦該用途專利獲得授權,使用瑞得西韋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控制權就掌握在我國,瑞得西韋制造商如果想將其用于治療新型冠狀病毒就需要獲得武漢病毒所的許可。

  如此一來,雙方彼此開放瑞得西韋藥品相關專利成為可能。這就是武漢病毒所之所以在消息稿中聲稱“如果國外相關企業有意向為我國疫情防控做出貢獻,我們雙方一致同意在國家需要的情況下,暫不要求實施專利所主張的權利,希望和國外制藥公司共同協作為疫情防控盡綿薄之力”的原因。

  試想,如果武漢病毒所首先發現瑞得西韋可以用于抗新型冠狀病毒但未及時申請專利,只是發表了論文,而在論文公開之前域外主體在中國申請了這一用途專利并最終獲得授權,武漢病毒所該何以自處。

  三、點贊武漢病毒所:

  對于科研成果,這才是正確的操作

  武漢病毒所就其發現的瑞得西韋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用途申請專利無疑是專業且正確之舉。具體體現在以下四點:

  1. 有專利保護意識,能夠意識到已知藥品新用途可以通過專利保護,這種意識并不是目前我國所有科研機構都具有的。

  2. 能夠協調好論文發表與專利保護的關系,在論文公開發表之前申請專利,避免因論文公開導致專利申請喪失新穎性。這一點更是難得。目前國內先發表論文后申請專利的科研機構也不在少數。

  3. 有海外專利布局意識,不僅是在中國申請專利,而且有意識通過PCT專利國際申請在其他國家布局專利。

  4. 有專利交叉許可意識,通過自己掌握新用途專利尋求與相關藥品制造商進行交叉許可。

  誠然,武漢病毒所在本次抗擊肺炎疫情中有很多可以質疑的地方,但就這次藥品用途專利申請而言應該獲得高度肯定。

圖片來源:123RF

聲明:本文為資本邦轉載文章,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風險提示 資本邦呈現的所有信息僅作為投資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一切投資操作信息不能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分享到:
{$ad}
玩百人牛牛必输